佛北戰新產業園:如何創新戰法贏得新優勢

2022-04-07 08:37 來源:佛山日報

剛剛過去的一季度,佛山產業領域熱度最高的詞匯一定是“佛北戰新產業園”。

  只要在搜索引擎上輸入“佛山”“戰新產業”等關鍵詞,即見一篇篇熱火朝天的新聞報道彈出:《佛北戰新產業園開園將有134個重點項目落地投資》《全國兩會來了!佛山全力“戰”出“新”夢想》《獅山之強、白坭之美、大塘之大,佛北戰新三雄共“戰”新夢想》《總投資約711億元!佛山禪城向戰新產業發起總攻》……從側面可以看出,佛北戰新產業園開園一個多月來,一直保持著發展熱度。

  這是一場自上而下與自下而上同心同向的產業升級與結構優化的攻堅戰——以佛北戰新產業園為引擎,舉全佛山市之力打造大載體、引進大項目、培育大產業,將其打造成新的經濟增長極,為佛山經濟邁向“2萬億”提供有力支撐。

  戰新產業競爭日趨白熱化,佛山如何突出比較優勢,以創新戰法贏取新優勢,值得深思。

  為何以戰新產業為突破口?

搶抓城市高質量發展關鍵變量 

  何為戰新產業?戰新產業即戰略性新興產業,以重大技術突破和重大發展為需求,對經濟社會全局和長遠發展具有重大引領帶動作用,成長潛力巨大的產業,是新興科技與新興產業的深度融合,既代表著科技創新的方向,也代表著產業發展的方向,具有科技含量高、市場潛力大、帶動能力強、綜合效益好等特征。

  自《國務院關于加快培育和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的決定》于2010年10月發布實施,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戰略性新興產業經過數年發展,已取得積極成效,創新成果大量涌現。

  數據顯示,2020年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值占我國GDP比重為11.7%,且在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高端裝備、新材料、節能環保、新能源、新能源汽車以及數字創意等戰新產業領域涌現出一批優質企業與集群,均實現快速發展。

  據國家信息中心戰略性新興產業研究組研究顯示,目前我國戰新產業初步形成以長三角、環渤海、珠三角以及長江中上游等四大產業集聚區的發展格局。

  其中,長三角在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與新材料、新能源等領域擁有較強實力,產業基礎雄厚;環渤海地區依托大院大所優勢,在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航空航天、節能環保等領域發展較快,是全國新興產業發展的策源地;珠三角地區的移動互聯網、新能源汽車、生物、數字創意等產業蓬勃發展;長江中上游形成以武漢光谷為代表的信息產業集聚區,以長株潭為代表的軌道交通產業集聚區,以成都、重慶為雙核的戰新產業新增長極,支撐中西部地區經濟轉型升級。

  隨著時間齒輪轉進“十四五”,我國經濟進入新發展階段,戰新產業對構建現代化經濟體系、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尤其是應對當前及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的諸多機遇與挑戰,將發揮越來越大的推動作用,預計規模將保持較快增長,至2025年底增加值占我國GDP比重將超過17%。

  可以說,在動能轉換關鍵期,戰新產業已經成為城市實現高質量發展、競爭力提升、現代化先行的關鍵變量。近年來異軍突起的城市,諸如合肥、無錫、蘇州、寧波等,無一不是搶抓新能源、新能源汽車、新材料、新一代電子信息等新興產業的發展機遇,推動產業轉型升級,實現城市能級的跨越式發展。

  作為制造業大市的佛山,盡管地區生產總值在2019年突破萬億元,2021年突破1.2萬億元,但許多方面仍存在“一條腿長、一條腿短”的問題,經濟總量上的大區與小區對比落差大,產業結構偏重傳統,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比較突出。

  在新一輪全球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國家發展戰略、城市競合等多重因素驅動下,加快布局戰新產業成為佛山優化和重塑產業格局的最佳突破口,以“含新量”提升發展“含金量”。一是為傳統制造業轉型升級提供科技支撐,二是推動區域協同發展縮小差距,三是加快戰新產業培引,持續打造新的經濟增長點,為佛山高質量發展提供有力支撐。

  高品質載體建設為何成首要關鍵?

夯實戰新產業發展基礎條件

  佛山戰新產業發展多年,至今仍沒形成標志性的產業集群,分析其主要原因,在于基礎條件薄弱:一是土地空間不足,尤其是南海、順德經濟發展較快的區域,土地開發利用率接近紅線,致使部分戰新產業集群發展受限。二是企業規模普遍偏小,尚未出現引領性龍頭企業,沒有形成完整的產業鏈條,產業集群競爭力不強。三是標志性重大項目儲備不足,缺乏對上下游企業的整合能力和引領帶動作用,產業規模增長偏慢。四是復合型高端人才短缺,基礎研究和自主創新能力偏弱,重點領域仍有一批關鍵核心技術亟待突破等等。

  動能轉換驅動下,佛山布局戰新產業,務必夯實基礎,首要關鍵是建設高品質的空間載體,才能有效改變工業不連片、供地不保障、產業不高端、招商不給力的現狀。加之2021年12月,省政府印發《關于優化國土空間布局推動形成大型產業集聚區的實施意見》,提出推動形成珠海、汕頭、佛山、中山、江門、湛江、肇慶等大型產業集聚區,為佛山發展戰新產業提供前所未有的歷史機遇。

  時代是最大的機遇,趨勢是最強的力量。在天時地利人和之下,佛北戰新產業園的橫空出世恰逢其時。

  園區位于佛山北部,跨南海、三水兩區,規劃建設487平方公里,面積約為半個南海區、2.6個禪城區。其中增量空間集中在三水片區,開發強度只有全市平均水平的一半;南海片區則以全域土地綜合整治為抓手,創新用地整合開發機制,為戰新產業提供充足的載體空間。

  佛北戰新產業園于2022年2月8日正式開園,為企業發展壯大、產業迭代升級、城市換道超車提供新的平臺,充分釋放對相關產業領域重大項目的虹吸力。一個多月以來,好消息接踵而至,成功吸引一大批優質戰新產業項目落地。

  開園當日,就有26個重大項目集中開工,包括21個產業項目。其中,廣東醫谷·云東海生命科學園項目進駐核心起步區云東海生物港口,以創新藥、疫苗、免疫治療、干細胞、再生醫學等為主導產業,建設灣區一流的生物醫藥全產業示范區。2月24日,國內高端集流體領軍企業佛山中技烯米新材料有限公司簽下園區開園首單產業用地。2月28日,廣東鴻浩半導體設備有限公司以2552萬元競得園區一塊約51畝工業用地,建設半導體設備、半導體精密加工廠房、研發及實驗室。3月1日,依托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團隊科研平臺打造大健康產業暨防疫科技園項目成功取得238畝的建設用地。3月14日,佛山首個“院士林”在仙湖湖畔揭牌,為人才引入、產業發展營造良好生態環境……2022年,預計將有134個重點項目在園區落地,總投資額達2558億元。

  肩負成為廣東省先進制造業發展重要基地的歷史重任,承載著佛山重構優化產業格局的歷史使命,佛北戰新產業園對佛山全市區域協調發展、產業協同發展、打造新增長極具有重要意義。

  佛山正舉全市之力,高標準建設佛北戰新產業園,重點發展先導型經濟,著力引進和培育戰略性新興產業,打造生產、生活、生態空間融合典范,將佛北戰新產業園建設成標桿園區。按照“一年起好步、三年有形象、五年大變樣”的方向,佛山上下一心,以最快速度、最高效率推進園區建設,推動項目落地見效。

  如何創新“戰法”贏得新優勢?

力爭成為細分領域創新策源地

  未來較長一段時間內,我國戰略性新興產業的規模將保持較快增長,戰略性新興產業平均增速將繼續高于經濟總體增速。

  各個城市你追我趕,佛山如何在學習借鑒與“自主創新”中,以新戰法贏得戰新產業的競爭新優勢?

  首先從戰新產業發展趨勢來分析,要以新要素驅動產業發展,力爭成為細分領域創新策源地。

  國家信息中心戰略性新興產業研究組研究指出,我國戰新產業經歷四個發展階段,即自力更生階段、對外開放階段、融合發展階段、自主創新階段。當前,戰新產業正處于自主創新的階段,把握互聯網、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等新技術、新要素帶來的發展機遇成為戰新產業集群發展重要模式,尤其是結合自身優勢構建以新技術、新要素為引領的戰新產業體系。比如突出的典型貴陽,憑借資源稟賦率先發展大數據,“中國數谷”顯露鋒芒,成為西部GDP增長的龍頭。北京依托全國科技創新人才高地優勢,形成了人工智能產業集群,涌現一批人工智能創新型企業。

  立足佛山產業優勢,佛北戰新產業園明確推動核心打造生物醫藥產業,重點引進高端裝備、新一代電子信息、新能源汽車等戰新產業。

  方向已定,目標已明,如何在激烈競爭中尋找突破?從現代產業發展趨勢分析可以得出一個結論,應從全領域發展向細分領域深化,對目標戰新產業進行深挖深化,與新技術、新要素相融合,增加創新投入,力爭形成“越細分越有競爭力、越精準越有爆發力”的發展新態勢。

  一方面集中資源滾動支持一批重大項目建設,培育和儲備一批具有良好基礎和發展潛力的戰新產業細分產業集群,進一步提升集聚能力,構建梯次發展體系,打造形成分工明確、相互銜接的產業集群發展格局。另一方面提升其基礎創新能力,引導企業加強基礎及其應用研究,鼓勵“從0到1”的原始創新,推動更多關鍵核心技術突破,培育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并引領行業發展的標桿企業,同時圍繞重點領域和行業發展需求,加快建設一批專業水平高、服務能力強、產業支撐力大的產業公共服務平臺,以及與此相匹配的6G、工業互聯網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為創新發展提供有力支撐。

  其次要加快營商環境持續創新,構建政府與市場的新型協同發力關系。

  伴隨著戰新產業新技術和新業態的持續快速發展,原本界限分明的政府與市場關系正在不斷調整。

  比如合肥打造出“國有資本引領戰新產業發展”新模式,以投資龍頭企業為首要之舉,配以健全的配套服務,從而帶動新型顯示、智能汽車、芯片等一大批戰新產業實現從“無到有”到“有到強”。

  佛北戰新產業園以“高位引領,突出特色”“政府主導,市場運作”“統分結合,重點推進”“先行先試,探索創新”為基本原則。在運行機制上作出探索,搭建起“南海-三水”結對緊密協作機制,激發基層更多活力,實現資源共享、互通有無、相互補充。

  結合戰新產業發展特點,政府還應加強創新,與市場一同提供更契合產業需求的公共服務體系。其中,成都經驗值得借鑒——打造若干個最適合功能區主導產業發展的賽場場景,搭建產業爆發新生態載體,深化“城市機會清單”和場景營城產品賦能“雙千”發布機制,優化“創新應用實驗室+城市未來場景實驗室+十百千場景示范工程”場景供給流程,形成產品接入、場景實測、推廣示范全流程場景生長鏈條,加速技術轉變為現實生產力。

  第三是提前部署未來產業,盡早開啟國際化步伐。

  “十四五”期間,我國未來產業重點是圍繞類腦智能、量子信息、基因技術、未來網絡、深??仗扉_發、氫能與儲能等前沿科技和產業變革領域布局。不少城市已提前部署,下了“先手棋”。比如深圳提出將在“十四五”期間圍繞合成生物、區塊鏈、細胞與基因(含生物育種)、空天技術、腦科學與類腦智能、深地深海、可見光通信與光計算、量子信息等未來產業發力,使其成為未來10至15年內的“潛力選手”。成都目前已經確定了包括6G、隱私計算、區塊鏈、衛星互聯網、綠色氫能、精準醫療等新賽道。

  對于佛山而言,在加快建設佛北戰新產業園歷史進程中,亦可借力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機遇和全球資源配置廣闊空間,對未來產業進行前瞻性謀劃布局,加強國內區域間和國際國家間產業合作,盡早開啟國際化步伐,搶占未來戰略性產業發展先機。


文/佛山日報記者莫璇

(編輯:龐錦浚)

推薦閱讀>
私密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