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身許黨的革命先烈,也有柔情似水的生命絕筆

2022-04-08 09:34 來源:CCTV4《國家記憶》

革命先烈們對家人有著真摯的情感,但以身許黨的他們與家人聚少離多,主要以書信的形式與家人溝通。

他們為革命事業犧牲前,給親人留下絕筆....

“未能戰死沙場,真是恨事”

何孟雄,1898年出生在湖南省酃縣。1918年夏天赴北京參與留法勤工儉學籌備活動,結識了在北京讀書的同鄉繆伯英。

1920年11月,繆伯英成為中國共產黨首位女黨員。1921年,何孟雄和繆伯英舉行婚禮,李大釗稱贊他們是“黨內一對為了共同的理想信仰而奮斗的英雄夫妻”。

1929年10月,在上海法租界的繆伯英為躲避國民黨特務的追捕,在蘆葦叢中待了一夜。身體虛弱的她被何孟雄送進醫院。

住院期間,繆伯英知道自己時日無多,便給深愛著的何孟雄留下絕筆:

既以身許黨,應為黨的事業犧牲,奈何因病行將逝世,未能戰死沙場,真是恨事!孟雄,你要堅決斗爭,直到勝利。你若續娶,要能善待重九、小英兩孩,使其健康成長,以繼我志。

在生命的最后階段,繆伯英沒有過多關心自己的身體,她更關心的是未竟的革命事業,她依舊鼓勵丈夫和孩子繼續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

而何孟雄沒有辜負妻子的囑托,依舊“堅持斗爭”。然而妻子離世后一年多,何孟雄就被反動派逮捕。獄中的何孟雄拒絕被反動派拉攏:

革命隊伍內部出現了叛徒固然可恨,也不能影響革命。今天叛徒出賣了我,明天將有千百個革命的后來人!

他留給妻子的日記,竟成絕筆

許包野,廣東汕頭人。1917年,許包野和葉雁蘋喜結連理。1919年,他赴法勤工儉學,只能以家書的形式表達對葉雁蘋的思念。

1931年,許包野終于回到家鄉,見到了思念已久的葉雁蘋??墒鞘旌?,許包野又要離開。

從事地下工作的許包野不能告訴妻子去向,他只能指著面前的大樹說:“雁蘋,等這棵樹再開花的時候,我就回來?!迸R別時,許包野留給妻子一本日記。

可沒想到,這本日記竟成了許包野留給愛妻的絕筆:

我雖有一管筆,但我寫不出字。我雖有一張紙,但我想不出話??蓯鄣难銉?,你若到了南邊,見了我的愛人,你可對她說道:祝你平安。

后來,許包野在敵人的酷刑中犧牲,年僅35歲。直到1985年,葉雁蘋才得知丈夫早已犧牲,老淚縱橫的她親吻著許包野留下絕筆的日記本......

許包野、葉雁蘋,何孟雄、繆伯英,這一代人的愛情,都飽含著對國家更深沉的愛。

(編輯:黃賽)

推薦閱讀>
私密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