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其艱難!深圳人這次守護的是一國抗疫南大門

2022-03-23 17:15 來源:深圳客

4日中午,正在和幾個來公司上班的同事吃飯,奶奶從遙遠的內蒙古打了來了視頻電話,要看看我在干嘛,惦記我有沒有被封住還吃不吃得上飯。

老人家85歲,也會用智能手機,會時不時給我發個微信表情包,愛看新聞聯播,偶爾應該也會刷刷抖音和快手。網上關于深圳和香港的疫情的各種消息,顯然讓她很是擔心在深圳一心搞錢已經快一年未見的孫子。

老人家不管其他,只關心我和家人的生活,報了平安閑聊幾句,末了又問我一句,你們那邊那么熱,那些包裹的嚴嚴實實的醫生肯定很難受吧。

差點瞬間破防,我忍了忍,沒有給她講,其實那些披掛防護服上陣的不止是醫護人員,而被疫情籠罩著的這座城市,和身處其中的每一個人,我們都很難,每個人都在用不同形式與病毒進行著一場艱苦卓絕的抗爭。

何其艱難!深圳人這次守護的是一國抗疫南大門

何其艱難!深圳人這次守護的是一國抗疫南大門

何其艱難,2000萬人守的是一國之門

是啊,這一波疫情,深圳何其艱難!

從已經公開的確診病例來看,這波疫情深圳已有300+例新增本土病例,成為新一輪新冠疫情蔓延以來,疫情最為嚴重的城市之一。

而相對比之前疫情較為嚴重的陜西、黑龍江、河南、內蒙古的多個城市,這些城市在人口體量、城市規模、城市性質與深圳并不在一個量級,準確地來講,人口規模均在1500萬以上的北上廣深四大城市中,深圳是第一個遭遇奧密克戎大規模侵襲的一線城市。

據深圳衛健委官方確認,這次深圳疫情由奧密克戎變異毒株BA.2導致,傳染性強變異速度快,防疫難度倍增且并無可參考的國內經驗。而另一個人所皆知的事實:深港一體的地緣因素也是這波疫情難以明言卻最為棘手的原因之一。

何其艱難!深圳人這次守護的是一國抗疫南大門

與德爾塔相比,奧密克戎毒株擁有更多的刺突蛋白突變這些變異多樣化,使其更容易傳播

在深圳客之前發布的《深圳迎擊奧密克戎,一場以快打快的“巷戰式”防疫!》一文中,我們把深圳這次抗疫形容為“巷戰”,一場戰爭進入巷戰階段,便意味著戰術難度陡增,涇渭分明的陣地形勢消失了,敵我交錯共存,短兵相接,貼身肉搏。要想勝利,就必須把失守區域快速地一個一個地奪回,因此有媒體稱深圳此次雖無經驗可鑒,但在目前的抗疫態勢中,“以快打快”的戰法是非常之舉,也是必然之舉。

很多人也許無法理解,深圳這一波力度為何如此之大,如此嚴格地執行封控、管控、防范三級措施,全然不似之前的“內緊外松”。

何其艱難!深圳人這次守護的是一國抗疫南大門

事實上,除了奧密克戎及其變異毒株傳染性更強之外,一個不易察覺的事實是,新冠爆發之初,便是由點到面蔓延開的,正如上面說到的,此次奧密克戎大規模侵襲的內地首個超大城市,便是深圳。

香港疫情,猶如高懸于國門的堰塞湖,一旦決堤,后果不堪設想。如此,深圳的堅守并不是一城之戰和局部之戰,深圳的對岸是形勢日趨嚴峻的香港,深圳的身后是廣東,廣東身后是廣大的內陸腹地,“橋頭堡”和“國之南門”的地位決定了,在沒有更加有效的藥物、疫苗或者防疫策略的變化為前提下,深圳能做的就是強守。守護深圳就是守護廣東,守護廣東就是守護全國的抗疫大局!

何其艱難!深圳人這次守護的是一國抗疫南大門

深圳市首個深港跨境貨物車輛集中接駁點

試想一旦深圳失守,那影響將不堪設想。

有的文章說,深圳這次是拼了,我認為評論是恰當的。從來沒有哪一次像這一次這樣,深圳要拼刺刀。但有觀點說深圳因為香港的原因很冤枉,有點道理但我并不認同,因為深港同源,我們需要理性地看待局勢,沒有辦法選擇,只能面對,必須一起同肩硬扛!

何其艱難!深圳人這次守護的是一國抗疫南大門

你不知道深圳的管控難度有多大

上沙、下沙、沙嘴、沙尾……一組含有“沙”字的深圳城中村名字隨著被封控管控在網上爆火。

許多外地朋友這幾日問我,為什么城中村會是爆發的集中點。其實答案就在問題之中,也能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出深圳防疫的困難。

網上熱傳的《北上廣深港人口密度對比》圖顯示,北京人口密度1334人/平方公里,上海3932人/平方公里,深圳是8791人/平方公里,是國內人口密度最大城市,超過了香港的6781人/平方公里。

何其艱難!深圳人這次守護的是一國抗疫南大門

而眾所周知的是,深圳人口密度最高的便是城中村,曾有“十萬碼農住大沖”的段子,造就了科技園的產業繁榮。隨著城市更新,現在深圳城中村數量逐步減少,而上沙、下沙、沙嘴、沙尾一帶便成了城市中心少數的未拆遷的城中村,相對低廉的租金和便捷的交通成為了藍領和年輕白領的最佳選擇,應該算是深圳人口密度最高的區域之一。

據不完全統計,這一帶居住人口超過10萬之多,而不幸的是,人口密集的城中村恰恰是此次奧密克戎重點攻擊區。為了快速切斷傳播鏈條,只能選擇封控,否則后果不堪設想。幾個城中村被封控之后,光是幾萬人一日三餐的配送便成了一個高難度問題,并一度成為公眾熱議的話題。

何其艱難!深圳人這次守護的是一國抗疫南大門

此次疫情重災區下沙,是深圳人口密度最高的城中村之一

再看看宏觀層面的,舉個例子,深圳衛健委通報的最新數據顯示,3月4日深圳新增21例本土確診病例,而境外輸入病例為61例,59例為香港輸入,2例為韓國輸入。

所以深圳面對的其實是雙線作戰,一邊要內防反彈,一邊要外防輸入。

深圳是大型國際港口城市,也是全國外貿第一城,深圳擁有海陸空鐵各種口岸,2021年外貿進出口3.54萬億元,集裝箱吞吐量2876.75萬標箱,每天入境的郵件快件約3.5萬件。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海上游的,植物、動物、貨物,樣樣俱全。不光防人,還要防物。

除此之外,深圳還是內地供港物資“生命線”上的重要關口。香港市民每天吃的新鮮蔬菜九成來自內地,冰鮮家禽、肉類也極大依賴內地。而在深港一體防控的策略下,深圳還需抽調人力物力全力支援香港。

何其艱難!深圳人這次守護的是一國抗疫南大門

關于香港的非法跨境輸入,作為一個深圳人我們沒有辦法做更多道德層面的譴責,這是一種人性避險求生的本能。除了嚴防偷渡,我們只能期待深港之間也許會有更好的處理方式。

還有一個難點,就像我奶奶關心的一樣,那就是嶺南日漸炎熱的氣候對戶外一線防控人員的攻擊。陡然入夏,厚厚的防護服,嚴實的口罩正在加劇他們的難度。更何況長期持續的高壓狀態,身體和心理都在遭受著極大的考驗。這是最辛苦、最值得敬佩的一群人。如何護他們周全,也是一個難題。

何其艱難!深圳人這次守護的是一國抗疫南大門抵抗的是病毒,守護的是文明

毫無疑問,這一波疫情中,沒有任何一個深圳人能置身事外,無論是病患還是醫護,無論是打工人還是企業主,無論政務公務人員還是升斗小民,沒有吃瓜看客,全部躬身入局。

當我知道我的一位供職某機關單位的朋友,已經連續7天沒有回家,崗位特殊需要睡在辦公室隨時待命。這個朋友說,不止是他,他的好多同事都是如此。我默然無語,只有喉頭發緊。

何其艱難!深圳人這次守護的是一國抗疫南大門

有一個現象大家可能留意過,疫情期間,我們的深小衛發文每每都是深夜,在我們起床的那一刻,肯定明白的告訴你昨天疫情的最真實的情況。

一位做餐飲的朋友,他位于福田的餐廳已經暫停營業,他和他的幾位員工,報名做了核酸檢測的志愿者。和他一樣遭遇生意停擺的并不在少數。而我在一次家門口做核酸中,一位防護嚴實的工作人員突然喊出我的名字,摘下口罩才認出,這是一位五年未見的朋友,在我的小區門口默默做著義工;一位深圳知名的廣電主持人在朋友圈里發了她去做志愿者全副武裝的照片,她說要盡量地感同身受。我們公司三位同事已經被封控一周之久,工位空空蕩蕩,電腦卻在遠程操作,直至深夜。

何其艱難!深圳人這次守護的是一國抗疫南大門

深圳作家鄧一光先生曾用一句話形容深圳:2000萬座孤島形成的一片大陸。因為這座城市,連接我們的從來都不是血緣關系,而是40余年來形成的中國從未有過的文化和精神,和一種現代城市文明,那是服務型的政府,優秀的市民,繁榮的商業和開放包容自強拼搏的精神。這種看不見的東西,在疫情沖擊面前,比任何東西都更值得我們去守護。

何其艱難!深圳人這次守護的是一國抗疫南大門

此刻,2000萬人,在祖國的南大門,我們抵抗的是病毒,我們守護的是文明!

此刻,我們是在拼盡全力,守護一國之安全!

何其艱難!深圳人這次守護的是一國抗疫南大門

圖源:深圳衛健委

(編輯:黃賽)

推薦閱讀>
私密影视